:::

產業共生

以「產業共生」概念所發展的循環園區(或生態工業園區),已成為各國推動循環經濟,提高資源利用率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政策之一,建立循環園區也是目前行政院「循環經濟推動方案」下的一項主要工作。

什麼是產業共生?

「產業共生」(Industrial Symbiosis, IS)最初是借用自然科學名詞,解釋自然界中生物共生關係的概念,在兩個或兩個以上不相關的物種間交換物質、能量或資訊,且共同得到好處,如藻類與真菌的共生關係,藻類行光合作用提供養份給菌類,菌類提供水份及無機質給藻類。

產業共生背後的原理很簡單,一個產業生產過程產生的剩餘資源不會被扔掉或銷毀,而是被收集讓一個或多個其他公司重新用作另一生產過程的「新投入」,從而提供互惠互利或共生的關係,最終邁向零廢棄、零排放的工業系統。

產業共生的好處

產業共生使各種組織參與到網絡中,以促進創新和長期的文化變革。透過產業共生網絡創建和知識共享可產生互利的交易,以有別傳統的方式採購所需投入的能資源,以及改善業務和技術流程。無論是企業,工業場所,政府組織還是非營利組織,都可以充分利用產業共生及其帶來的許多好處。

經濟

產業共生產生的經濟效益來自出售或交換事業廢物及多餘能資源,節省原材料成本,削減與度物處置有關的費用以及擴大市場範圍和副產品收入。產業共生可幫助工業從昂貴具不永續的生產系統過渡到可行的、可創告收入和更環保的製造設計。

環境

工廠之間的資源轉移和共享代表更少的原料採購,更多的能源和水回收、以及更少的垃圾填埋和焚化。這些行為對環境有動大影響。包含避免了土地的過度開發、水資源的短缺、原物料的開採,並減少了溫室氣體的排放。

社會

實行基於資源共享和再利用的循環工作系統,可使鄰近地區/城市及其居民受益於更綠色的生活環境(如減少空汙、水庫用水、周邊地區的垃圾掩埋等)。且對當地基礎資源的壓力較小,已可能增加更多就業機會,使區域經濟更強大。

落實產業共生

當產業間的共生發展成為一個國家長期推動的政策時,通常具體落實在一國境內的「生態工業園區」(Ecology industrial park, EIP)。
美國永續發展委員會定義EIP為「工業園區與當地有效共享資源(包括:資訊、材料、能源、基礎設施),帶來經濟效益及環境品質改善,並增強企業與當地人力資源」。

各國能資源整合的生態工業園區通常會考量環境效益,但也有以經濟效益為目標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包含相互關聯之專業供應商、服務供應商、相關行業與機構等。

產業共生的循環模式

當產業間的共生發展成為一個國家長期推動的政策時,通常具體落實在一國境內的「生態工業園區」(Ecology industrial park, EIP)。
美國永續發展委員會定義EIP為「工業園區與當地有效共享資源(包括:資訊、材料、能源、基礎設施),帶來經濟效益及環境品質改善,並增強企業與當地人力資源」。

各國能資源整合的生態工業園區通常會考量環境效益,但也有以經濟效益為目標的生態工業園區模式,包含相互關聯之專業供應商、服務供應商、相關行業與機構等。

  • (一)興建與招商模式(The Build and Recruit Model)

  • 興建與招商模式是目前各國促進工業發展最久遠也最普遍的模式,並沒有太多環境保護或能源使用的考量。運作模式通常由公部門或私部門開發商創建一個工業園區並進行招商,以出租或出售的的方式提供土地及基礎建設服務給進駐廠商,故是否可以招募到「指標性廠商」(Anchor Tenant)是吸引其他廠商進駐,並使園區順利發展的關鍵。

  • (二)計畫型生態工業園區模式(The Planned Eco-Industrial Park Model)

  • 計劃型的生態工業園模式衍生自上一個興建與招商模式,但額外增加的環境保護的條件,在園區規劃建立之初,即鎖定招募不同產業的工廠,並協調這些廠商相互交換副產品並共享資源,以符合整體園區的環境效益。這個模式的利益雖然良善,但在歐洲和北美已被證明是最不成功的方法,主因為該模式非常強調廠商間共生技術的配對及交換,忽略市場機制,在初始強大政府補貼的條件下或可支持,但若在補貼取消後,通常難以永續運作

  • (三)自發型共生組織模式(The Self-Organ-izing Symbiosis Model)

  • 自發型共生組織模式顧名思義為廠商間自發形成的共生關係,一個特定區域內的鄰近廠商基於降低成本、增加收入或業務擴展的理由,發展出雙邊在能源或資源的固定交易活動,新進駐的廠商也會根據自身利益選擇合作及共享資源的對象。本模式最著名的案例是位於丹麥的卡倫堡園區,該園區自1989年開始發展產業共生系統,迄今共計30年。

  • (四)既設工業區改造模式( The Retrofit Industrial Park Model)

  • 既設工業區改造模式是在既有的園區基礎上,加入環境保護的因子進行改造,其優點為園區內廠商過去或多或少具有合作基礎,相互間對彼此的價值觀與行為規範較具有默契;但潛在的風險是廠商對能源資源交換共享的觀念不甚理解,在進行改造工程是需要耗費較多的資源與時間進行溝通與協調。韓國生態工業園區發展是此類模式的典型,由國家計劃性發起並編列預算,更新老舊工業園區基礎設施,並加強溝通廠商間合作意願,並協助廠商建構能資源交換的商業模式。

  • (五)循環經濟生態工業園區模式(The Circular Economy Eco-Industrial Park Model)

  • 循環經濟生態工業園區模式相當類似於前述第2類計劃型的生態工業園模式,是以計畫性思維進行循環園區的規畫,但其範疇及規模更廣。在範疇部份,該模式在各層面貫徹循環經濟作法,包括:廠商本身的設施、園區基礎建設及區域內的法規政策;在規模部分由於相較前述幾個模式面積大,牽涉廠家數多,故通常設有一個中央統一的協調機構,如園區管理局,制定廠商管理規範並實施公共權力,以降低各私人廠商的交易成本,創造公共環境效益。代表國家為中國大陸在2009年通過〈循環經濟促進法〉後,設立20多個循環經濟產業園區。

國外案例

卡倫堡產業共生園區(丹麥)
案例1

卡倫堡產業共生園區(丹麥)

目前全球知名的產業共生園區案例即為丹麥的卡倫堡產業共生園區(Kalundborg Symbiosis)

了解更多
巴斯夫生態園區(德國)
案例2

巴斯夫生態園區(德國)

巴斯夫(BASF)是世界第一大的化學品製造商,總部位於巴斯夫路德維希港園區(BASF Ludgwigshafen)

了解更多
亨伯產業共生計劃(HISP)(英國)
案例3

亨伯產業共生計劃(HISP)(英國)

亨伯工業共生計劃(HISP)於2000年啟動,是英國第一個區域型產業共生計畫

了解更多
西米德蘭茲的產業共生計畫(英國)
案例4

西米德蘭茲的產業共生計畫(英國)

西米德蘭茲是一個工業領域,除其他行業外,還包括汽車,金屬生產,塑料和橡膠以及食品加工公司,透過區域環境協會的領導層和參與公司的開放性,使一些新的能資源交易得以進行。

了解更多

國內案例

台灣:國內成功案例
案例1

台灣:國內成功案例

我國產業共生推動以「產業循環化」及「循環產業化」為2大推動主軸

了解更多